笔趣阁,全本免费小说

最快更新似是风雪故人归 !

    34.

    “算了, 我偷偷去帮你刺探一下军情。”看在他这么可怜的份儿上。

    林御凡扯着江衍修下了楼, 偷偷地潜进了家, 他看见门口摆着一双红白间色的男款球鞋, “哇哦”了一声, 然后勾头出去,对江衍修说:“爸爸,我不得不告诉你个惨绝人寰的消息, 小景带异性回家了。”

    门口靠着的江衍修陡然僵了一下, 指尖缓慢掐过手心。

    沉默片刻, 径直推门走了进去。

    林御凡瞪大眼睛,莫名觉得气氛怪剑拔弩张的?

    他摸了下鼻尖, 嚎了一嗓子, “小景,爸爸来看你啦, 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滑雪啊?我们可以进去吗?啊, 我已经进来了哦~”

    林景娴还没起床, 困的要死, 赖床, 听见林御凡的声音, 翻了个身, 拿枕头盖住脑袋, 嘟囔了句, “回个家看你那么多戏, 真当自己是外人了。”

    说完差不多已经又昏睡过去了。

    客厅。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

    林居易穿着自己带的宽松家居服, 套头卫衣和藏蓝棉质长裤,他倒时差,彻底失眠,早早就爬了起来,人有些疲,煮了点儿咖啡提神,习惯性地帮林景娴整理乱七八糟的桌面——林景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家政阿姨,偶尔叫个小时工来打扫一下卫生而已,大多时候她把屋子造得不成样子。以前在伊斯坦布尔,林居易就经常帮妈妈给林景娴整理屋子,也算是驾轻就熟了。

    这会儿一手挽着林景娴的长绒外披,头上还别着一根林景娴的发卡,一只耳朵上挂着蓝牙耳机,有人进来的前一秒,他在和远在海外的妈妈通电话,“放心啦,我跪着过来见她的,她那么疼我,肯定不忍心不原谅我,等我把她娶回家……诶,她自己许的,我都给她录音了,她可不能始乱终弃。”

    然后话到这里,抬头看见跨过玄关的男人。

    那是一个典型的东方男人的脸,以一个男人的审美来说,都可称惊艳,背影挺拔,眉眼深邃冷淡,浑身上下透着几分矜贵和漠然,此时看着他的表情尤其冷淡,不知道为什么,还有几分……敌意?

    他花了十几秒钟的时间来分析利害关系,在看见林御凡从后头冒出来的瞬间,他几乎是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于是不经意地挑了下眉,对江衍修微微点了点头,“不好意思,昨晚上小景睡得晚,现在还没起。”

    林御凡看见林居易的时候都惊呆了,这会儿一个飞扑扑了过去,“哇哇哇哇哇大叔你怎么来了,我好想你。”——林居易不许林御凡叫他小叔,因为显得不够成熟稳重,他就喜欢装老成。

    林居易蹲下身把林御凡揉进怀里,“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顺带看小景。”

    “这位是……?”江衍修看向林御凡,眼神里的冷淡和敌意很明显。

    林御凡还没开口,林居易已经捂了他的嘴,起身自我介绍,微笑道:“你好,我叫林居易,和小景在伊斯坦布尔认识,很高兴认识你。抱歉,不是很体面,小景就是这样,东西乱堆乱放,我不管她,都快成垃圾堆了。”

    江衍修冷淡地点了下头,“幸会!江衍修,林御凡的爸爸。”然后侧头看了眼林御凡,似乎是求证。

    林御凡不知道这几个人葫芦里都卖什么药,但是他还是很乐意看热闹的,于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地点了点头,“好像……是这样。”

    “随便坐,别客气。喝水还是饮料?”林居易问。

    “不用,谢谢。”

    江衍修没再吭声,拉了下裤腿,坐在了沙发上,双腿交叠,背靠着沙发背,面色冷凝,一言不发。

    过了会儿,他指使林御凡,“去看你妈妈起了没,我有话和她说。”

    林居易也说:“去,把她揪起来,懒猪,睡到十点钟还不起床。”

    两个男人再次对视了一眼。

    火花四溅。

    林御凡撇撇嘴,“你好过分,每次都指使我干坏事,自己却狗腿的不行。”

    林居易咧嘴笑,“没有,你别污蔑我。”

    江衍修的面色又冷了几分。

    林御凡推门进了林景娴的卧室,直接跳到小景的床上,揪住她的耳朵,轻轻在她耳朵边儿上呵气,“小景,你快起来吧!外面快打起来了。”

    林景娴一身起床气,抬手把林御凡按倒,塞进被窝,“闭嘴,我饶你不死。”

    林御凡十分具有不怕死的精神接着念叨:“妈妈,你真的不要爸爸了吗?他看起来好可怜。”

    林景娴捂住了他的嘴,林御凡挣脱出来,“他说有话和你说。”

    林景娴终于忍无可忍地咬了他一口,咬他脖子上了。

    林御凡吱哇乱叫地嚷着谋杀亲儿子了。

    把林景娴彻底吵清醒了,她拥着被子坐了起来,睁着一双混沌的眼睛,顶着一头堪比梅超风的乱发,一手九阴白骨爪把林御凡拖进怀里好好蹂·躏了一通,终于舒心了,理了理头发,“外面怎么了?大清早的都这么有精力?”

    “就……两个幼稚鬼在互相敌视。我居易大叔不知道在搞什么鬼,替你报复我爸爸吗?”

    林景娴拍了下他后脑勺,“懂得还不少。”

    “可不,我是妇女之友。”

    林景娴一言难尽地看了他一眼,“别,以后少看点儿狗血言情剧,以后找不到女朋友。”

    她踢着拖鞋去卫生间洗脸,一边儿挽着头发,一边儿阴沉沉地说:“去,问你爸找我说什么。”

    传话筒林御凡跑着出了卧室,站在卧室门口就开始喊,“爸,小景问你找她说什么。”

    江衍修端坐客厅,音调平缓地说:“说不能大声说的事。”

    林御凡重复给小景,“不能大声说的事诶~”

    林景娴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那就小声说。”

    林御凡扒着门框,“小景让你小声说。”

    江衍修眉眼陡然暗沉下来,忽然说了句,“算了,我在外面等你。”他胸口堵着一口气,吞不下去也吐不出来,他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和她说话,会说出些什么。

    这句话是对林御凡说的,意思是在外面等他去滑雪,至于林景娴,他暂时不想去想。

    诚然,他在逃避。

    但林御凡扒着门对卧室里面说:“小景,他说他在外面等你。”

    林景娴吐了口牙膏沫,“有什么不能在家里说?到外面打架吗?”

    林御凡重复出去的时候,江衍修蹙了下眉,将错就错地站起了身,“我进去说,问她方便不方便?”

    林景娴直接应了声,“进来。”

    江衍修一脚跨进了卧室,林御凡很识趣地反手关上了门,一颠儿一颠儿地去找林居易了,“你是不是故意的。”

    林居易捏了捏他鼻子,“聪明。谁让我欠你妈妈的。”

    林御凡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小景的事。我跟你说,我虽然跟你亲,但是谁也不能欺负我小景,只有我能欺负她。”

    林居易哈哈大笑,“我不欺负她,你爸爸才欺负他呢!下次见他先揍一顿,他揍你你就让小景收拾他,他肯定不敢还手。这叫一物降一物。”

    林御凡半信半疑地挪到卧室门口去听了个墙角,然后听见一声响,林景娴闷哼了声,“江衍修你干嘛!”

    以他多年言情剧观看经验,里面可能正进行少儿不宜的情节。

    他震惊地捂住了嘴巴。

    不是不要他了吗?

    林居易直接把他提溜走了,去客房换了衣服,抓了钱包,把林御凡抱起来往外走,“走吧,叔陪你去滑雪,我们现在是多余二人组。”

    “为什么?”

    “你还小,不懂,从你妈妈允许你爸爸进卧室你就应该知道,这件事不简单。”

    两个人走到门口的时候,林御凡若有所思半懂不懂但很本能地嚎了一声,“小景,门锁死了,你们不用出去打架,就在家里打吧!我们走了,再见,晚上之前不回来。”

    林居易哈哈大笑,锁了门,揉他脑袋,“你说你被小景教成什么样子了。”

    说实话,林居易也不知道里面俩人会发生什么。

    但是昨晚他和林景娴说了很多,对她影响似乎挺大的,后半夜的时候,赵小姐问她到中国没有,他和对方提了一嘴,赵小姐还跟他说了林景娴和江衍修的事。

    “哈,这俩人,冤家吧!其实你知道吗?我之前被公司闹得差点儿辞职,我那时候都打算跳槽去高中当老师了,后来江总跟我联系过一次,他资助我自己办工作室,所有注册资金各种流程,我什么都没出力,对方唯一的要求就是我每年提供一份工作报告,说是要做实验项目,算投资,哈,那时候也是单纯,竟然都没怀疑过。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和小景的事,只当自己遇到了贵人。前几天偶然见到他,我才猛地反应过来。买房子的时候,还是他建议我买龙里湾的房子,他那时候还问我,对方是一家人住,还是单身住。我还告诉他,是单身女孩子,带一个小孩。我那时候还纳闷,那种规格的房子,一家七口住都绰绰有余吧!为什么多余问那一句。现在想想,这不变相打听小景的现状吗?”

    “所以结论就是他一直在关注小景?”

    “闷骚?”

    “闷骚!”

    最后他算是明白了,青梅竹马,少年恋人,相爱的时候不凑巧,一个太成熟,一个太幼稚,一个隐忍,一个表面洒脱,内心比任何人都更隐忍,一个闷骚,一个死傲娇,合在一起就是大写的悲剧。

    但悲剧中的悲剧是,谁也没放下谁。

    但七年的鸿沟又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跨过去的。

    昨晚林景娴说:“我折腾了他很久,然后我说我原谅他了,我们各自重头。”

    “所以你意思是从头开始?”他问了句。

    林景娴凄惨地笑了笑:“我这样说的时候他表情可臭了,你看,你都知道我在说什么?他就不懂。我们之间,大概就是缺少点儿默契和信任吧!”

    他摊了手,“小景,要么你换个思路,爱情这件事其实很复杂,但也很简单,如果你想要这份感情继续下去,为什么不能多走一步呢?你企图让他猜,但他猜不到,然后你把这归咎于七年的空缺,明明是想要靠近,却非得后退一步,这不本末倒置吗。既然要重头开始,就别重蹈覆辙了吧?”

    林景娴为此想了很久,天亮才睡下。

    是以这会儿困顿又暴躁。

    江衍修进了卧室,她正好擦了脸,站在洗手间的推拉门外,看着他,”说什么?“

    “你和他……什么关系?”他别扭地转过脸,表情隐忍。

    “我在国外时候保姆的儿子,你不是去找过人家妈妈吗?怎么,没顺便认识一下?”林景娴半是嘲讽地噎了他一句。

    江衍修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顿时有些木然,“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能说点儿别的吗?”

    江衍修三两步跨过去,将人抵在墙背上,“重新开始吧!你说各自重头,我重不了头,我在你这儿陷了小半辈子,你让我重头,不如让我直接死了。我知道这七年我很对不起你,我想明白了,你不能原谅我,是因为这七年你也并没有放下我,既然各自放不下,就一起重头开始吧!我用一辈子来弥补。”

    林景娴推了他一把,“江衍修你干嘛,cos霸道总裁吗?说话就说话,小动作怎么那么多!”

    江衍修捏着她下巴吻了下去,低声请求她,“答应我吧!小景。”

    “求你了。”

    她没反抗,他唇舌压进来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眼泪也随着涌了出来,拼命眨了眼,才没落下来,末了,两个人鼻尖抵着鼻尖的时候,她还倔强地说,“我不答应,我为什么要答应?两年前你就料到我会回来,料到我会答应,所以套路赵小姐让她买这里的房子是不是?你怎么这么能耐呢?”

    “我……我没有,我以为我们再也没有可能了,但我还是心存侥幸。”绝望地徒劳地挣扎而已。

    “你以为,你以为,你怎么那么会以为,你问过我吗?什么都是你以为,光做不说,你雷锋啊,做好事不留名?林御凡都知道给小姑娘送礼物留个卡片说林御凡送的,就你是个智障?”她推了他好几下,他像座山一样杵在那里,怎么都推不动。

    曾经她多想,他就在她身边,风雨不动,无人可撼。

    江衍修感觉自己像是被大火烧过一遍,整个人只余下灰烬,而她一句话,他眼里又燃起了火苗,他忽然抱住她,近乎喜极而涕,“你原谅我了吗?”

    “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我怎么会原谅一只……”

    最后一个字被吞进喉咙里,他的吻汹涌地落下来,手臂更是铁钳一样紧紧箍着她。

    两个人吻得很狼狈。

    但胸腔里好像起了火。浑浑噩噩的,不清醒。

    他忽然用力把她带到床边。

    林景娴背贴在床上的时候,他居高而下压在她身上,低声咕哝着:“是,我是只猪。”

    林景娴被一只猪压了。

    光天化日之下。

    她报复性地咬了他好几口,然后被更凶地报复,两个人打架打了俩小时,吵了俩小时。

    彼此都气喘吁吁,林景娴把自己缩在被子里,觉得这事情的发展轨迹奇葩又可气。

    她倔强地挽尊:“别以为就这样我就原谅你了。”

    “那再来一次?”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恼羞成怒地把他踹下了床!

章节目录

似是风雪故人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北途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途川并收藏似是风雪故人归。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