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免费小说

    淬不及防下,我根本躲闪不了,只有丢出了第二道顶级符。

    这道符名为天卫神盾符,贴在身上,顿时一道金光喷发,在身前凝聚出一面金色的盾牌。这比白犀护心符要坚固十倍。

    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童贯凝聚的黑色长剑轰的一声,炸碎了盾牌,然后又刺入了我的小腹。

    不过因为盾牌的缘故,黑色长剑的力道锐减了九成,只刺进去一寸多。

    但饶是如此,也叫我受不了了,疼得我惨叫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

    可是猛然间,我感觉小腹里的某个东西动了一下,我立马想到了沙旺西的本命蛊,不过这种感觉怪怪的,貌似它已经跟我融为了一体,难道说这把剑刺伤了本命蛊,我们双方的鲜血交融在一起了 更为骇人的还在后面,本命蛊扭动起来,而我的小腹突然火热一片,这种热量飞快的蔓延到了四肢百骸,我整个人好像浸泡在了温水当中。

    紧接着,一股磅礴的能量毫无征兆的爆发了,我浑身的血管都凸了起来,那种能量在血管中穿梭,在五脏六腑中游荡,甚至钻进了骨髓当中。

    我感觉自己的视力,力量,以及反应,全都瞬间提升了百倍。

    我的心脏在强力的跳动着,好像在擂一面大鼓。插在小腹的长剑,被喷薄的力量弹飞,我不借助任何外力,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

    小腹还在流血,可是我却丝毫感觉不到痛苦,因为我感觉自己快爆炸了,那是被狂暴能量填充的。

    怀中魂瓮颤抖,蛊王说,你的运气真好,沙旺西的本命蛊是几十年炼制而成的,其中包含着非常磅礴的能量,这种能量一经爆发,会把你体内的道行全部牵引出来,也就是说,你现在拥有了十成的道行,和十成本命蛊的能量。

    我心头一震,没想到会出现这么稀奇的事情,可现在没时间去思考这些,我要先结果了童贯。

    黑色长剑爆裂开来,重新凝聚成童贯的形态,比之前孱弱了数倍,他一脸惊骇的看着我,说我身上的气息很熟悉,好像是邪神教教主。

    白莲猛地看向了我,说难道义父把道行传给了你

    她又说不对,因为义父被童贯打的魂飞魄散,怎么会传功给你呢 我都傻了,闹了半天,我这一身道行是外公他老人家的,这,这怎么可能嘛。

    我甩了甩脑袋,这事儿待会儿再谈,我要先下手为强。

    可就在这个当口,身后传来了快速奔袭的脚步声,一人叫道:秦明,且慢动手,我们一起结果他。

    话音未落,身后出现了三个人,我定睛一瞧,竟是白仙子,郭凡,还有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此人穿着道袍,背后背着一个宽大的木头匣子,好像一口小棺材。

    秋心跟白仙子关系好,惊喜的说你这些天去哪儿了

    白仙子笑嘻嘻的说,郭凡哥哥带我回山门找父亲了,然后我们就来了。

    郭凡说这位就是神霄派的掌教,魏禹,也就是白仙子的父亲。

    魏禹看了看冲我点点头,然后看向了不远处的童贯,眯着眼睛说,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童贯看到魏禹之后,非常诧异,然后就看到魏禹,打开了身后的木头匣子。

    顿时之间,一道道霞光喷射,非常的凌厉,从中竟然跳出了五道剑气。

    魏禹哼了一声,五道剑气具备极大的灵性,全都分散开来,跃入半空,剑锋直指童贯。

    而我怀中的绿阳剑气好像得到了某种召唤,嗡嗡作响,我一个没留神,竟然也飞射出来,跟这五道剑气混在了一起。

    同一时间,童贯怀中一道血光喷射,从阳长老哪里抢来的血红剑气也飞出来了。

    一眨眼的功夫,空中出现了七道剑气,颜色不一,但全都吞吐着剑芒,一股磅礴的剑威弥漫开来。

    郭凡道:当年我和师姐联手打伤了童贯,可师姐肉身尽毁,经过这几十年的温养,童贯实力大增,务必要用剑阵来对付。

    我彻底明白了,郭凡请来魏禹,是想极其七道剑气,布七罡剑阵 绿阳剑气是圣邪前辈炼制的,凑齐七道剑气,也是他的毕生心愿。

    魏禹根本没有废话,口中念念有词,空中七道剑气刷刷刷,全都飞到了童贯头顶,然后分七个方位,插入地下,把童贯围在当中。

    童贯终于变了颜色,他害怕了,他念诵来一道口诀,想要逃窜。

    可是剑阵猛地启动,七道剑气对着他疯狂劈斩起来,每一剑都在虚空中留下了痕迹,最后竟然拼凑出一朵盛开的莲花。

    当莲花花瓣开始闭合,童贯无所遁形,被迅速覆盖,然后挣扎了片刻,就开始惨叫。

    他说你们不能杀我,秦忠义还在我的手上,他也会魂飞魄散的。

    我浑身的冷汗都淌了下来,赶紧念诵咒语,血云钻山鬼潜入了地下,然后出现在了剑阵当中,把我爸的魂魄抢了过来。

    轰轰轰

    剑阵闭合,童贯终于魂飞魄散了。

    不过爆裂出来的强大气浪好似开闸的洪水,整个山谷都动荡起来,眼看着头顶开始坠落尘屑和岩石,并且坠落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猫叔说不好,这山谷要塌方了,我们赶紧跑出去。

    这次谁也没有耽误,大家转身就跑,身后轰的一声塌了一截。

    我们飞快的奔袭,后面连续塌陷,追着我们的屁股跑,即便是速度再快的人,也禁不住这个。

    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冲着身后就丢出了第三道顶级符,这道符叫龙闸符。

    并不是龙头铡的意思,而是平地升起了一道闸门,宛如千斤巨石一样,把塌方拦截在了后面。

    可是这条山谷是两座大山的夹缝,一旦塌方,几乎无法阻挡。

    这道闸门也就是抵挡了几十秒钟,也轰然折断,不过为我们争取了很多逃命的时间。

    等我们掏出山谷后,身后的两座大山当中,出现了一道巨大豁口,坍塌了一千多米。

    其实这次的坍塌并不全是童贯的死亡造成的,其中也有天雷的原因。

    好在我们毫发无伤的逃了出来,这时候暴雨已经停了,外面的空气不要太好,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感觉恍如隔世。

    这时候郭凡长叹了一声,说任务终于完成了,可是你在哪里 任务完成了什么任务,击杀童贯吗 这郭凡浑身都是谜团,我根本不知道他的来历,但是我听出他的意思了,他应该在找他的同伴,也就是秋心脑子里的灵魂。

    没等我言语,秋心说,前辈,你要找的人应该在我脑子里,她一直在沉睡。

    郭凡浑身一颤,怔怔的看着秋心,然后口中念诵咒语,不多时,就感觉秋心的眼睛爆射出光芒,她变了一个人似的。

    郭凡激动的说,师姐,是你吗

    强大灵魂看到郭凡后,也是颤抖了一下,师,师弟,你怎么会在这里 郭凡说我找你二十年了,没想到你竟然寄存在这个女孩子的身体中。

    强大灵魂喜不自胜,甚至都留下了眼泪,说我也没有办法,当初被童贯毁灭肉身后,我只有寄存在她的身体中,并且她是大小姐。

    郭凡重新打量秋心,讶然说道:我以为大小姐已经死了,没想到你们一直在一起。我真是该死,怎么早一点没有发觉呢。我都跟他们见过几次面了。

    强大灵魂道:好了,这些事情我们私下再说,你杀死了童贯吗 郭凡点点头,说童贯已死,我们的任务完成了,现在可以带着大小姐回去了。

    强大灵魂哈哈大笑起来,说真不容易,真不容易啊

    他俩的对话,把我们都听傻了,我插了一句嘴,说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叫秋心大小姐 郭凡说,我们来自一个遥远的地方,以为你的道行,还涉及不到,我和师姐在那里只是不入流的存在,至于秋心的来历,我不能说,我也没资格说。

    我和猫叔对视了一眼,心说你来难道不是地球人吗,怎么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

    但是我明白一点,我不能叫他们不黑不白的带走秋心。

    所以我斩钉截铁的说,想要带走秋心,必须把事情讲清楚。

    强大灵魂怒了,说你放肆,你现在还有资格过问这种事情。

    郭凡说师姐你息怒,在对付童贯这件事上面,秦明也出了很大的力。不如这样,叫大小姐自己选择,他愿意跟我们走,那我们就走,不愿意的话,就从长计议,反正你的肉身也毁了,不急这一时。

    强大灵魂点点头,然后消失了,秋心的眼睛重新焕发了神采,换成了她自己的意识。

    秋心说刚才怎么回事,郭凡说你脑子里的灵魂苏醒了,她是我的世界,而你是我们的大小姐,我们知道你的身世,你愿意跟我们走吗 秋心嘴唇颤抖了一下,她曾经无比渴望自己的身世,没想到突然就摆在了面前。

    她说我跟你们去哪里,回家吗找我的父母吗

    郭凡点点头,说是的,现在就可以回家了,把你带到你的父母身边。

    秋心说我的父母是谁,他们是干嘛的,为什么要抛弃我。

    她越说越激动,最后竟无法抑制的哭泣起来。

    郭凡说,你的父母是不得已才叫我和师姐把你带出来的,现在时机成熟了,我们可以回去了,等到了你父母身边,一切的真相将会揭晓。至于现在,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秋心擦干了眼泪,说你什么都不讲,我怎么安心的跟你走。

    郭凡没辙了,说我说的都是实话,也没有骗你的必要。当初你还是婴儿的时候,就是我和师姐把你带出来的,途经河北,遭遇了童贯问世,就打了起来,然后世界肉身毁灭,依附在你身上,我追杀童贯,几天后无功而返,发现你已经被人抱走了。

    这些年我都在找你和师姐。

    秋心眼中的迷茫更多,于是看了看我。

    我呢,心里也纠结起来,感觉郭凡不像是骗人呢。可这么多谜团没有解开,我是真不放心秋心一个人走。

    我冲秋心摇了摇头。

    而秋心一下抱住了我,轻声对我说,秦明,我们还没有约会过,你等我。等我弄清楚真相,自然会回来找你的。

    说完她推开了我,对着猫叔双膝跪倒,说干。爹,我会回来的。

    然后站起来,对郭凡说,我们可以走了。

    郭凡很高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交代,拉着秋心的手就走了。

    魏禹和白仙子也跟我们道别,同样是没说什么,但我知道他们这些人都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我跑了两步,想去追赶,可是我又停了下来,我不能太自私了。于是我大吼,秋心,你欠我一个约会 ......

    后来,白莲独自走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而我呢在山头上发呆了三个小时,最终跟众人下了山,然后直奔了湘西老家。

    路上的时候,同伴们都在猜测秋心的事情,老炮说秋心是某个隐世家族的大小姐,而隋棠说秋心是某个大门派的掌上明珠。猫叔始终一言不发。而姑姑他老人家总在闭目养神。

    而我呢,在暗中协调着突然出现的道行,毕竟一下子强大了这么多,我适应不了,恐怕得调理几个月甚至几年,才能灵活运用。

    并且我在还在祈祷,祈祷秋心平安。

    等回到了家,我把我爸的灵魂召唤了出来,与我妈见面,两人十年未见,如今人鬼殊途,自然抱头痛哭。我把前因后果都讲述了一遍,还埋怨我妈,为什么不告诉我,外公就是邪神教教主。并且我身体里还有外公的全部道行。

    我妈说,这事儿说来话长,当年你外公被打的只剩下一缕残魂,拼着魂飞魄散来到我这里,把道行打入了还是婴儿的你身上。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知,因为没来得及问,你外公就真的不在了。

    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算了,不提了,一家人能团聚已经是老天开眼,不过我不能叫我爸总以这种形态存活,我还得联系鬼雀,叫他帮忙整个傀儡,就像帮助宋科长那样。不过鬼雀已经去了西藏,我不能再叫人家跑一趟湘西了,看来我得抽时间去西藏。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两个月过去,大家在我家修养的不错,隋棠接到鬼雀的电话,说宋科长的灵魂滋养的也非常好,再有十个月,就能给他炼制傀儡了。

    我顺便把我爸的事儿说了,鬼雀说没问题,你来西藏就好,到时候一切妥妥的。

    我放了心,然后就继续等待秋心的回来。

    一转眼,半年过去了,秋心还是没有音讯,反倒是我体内的道行被调理的很灵活了,完全可以操纵,我知道我现在的实力很强,可就是压制不住心中的不安。

    而姑姑总安慰我,说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我每天都会坐在房顶上,望着村口,望着那片天,真相什么是真相 我只知道,她还欠我一个约会......

    全文终

章节目录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牛仔西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仔西部并收藏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