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免费小说

    我叫陆佑安,别人都叫我天才。其实,我觉得天才比我厉害多了,我只是运气比较好,成了天才的学生。

    比如程晨老师,他十二岁上大学,二十岁博士毕业,之后一直在国家科研所工作,我见他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又比如天睿哥哥,他初中只念了一年,直接考进了美国最好的大学,现在掌管着凌云计算机的研究中心,是我心中的偶像。

    跟他们相比,我只是个脑瓜子还算灵活的少年。

    从记事起,我就知道我爸最爱的人不是我,而是我妈。

    我最喜欢的人就是我妈妈了,她漂亮、聪明、温柔、善解人意,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当然,我还有非常疼爱我的爷爷奶奶,以及两个我爸爸收养的哥哥和姐姐。他们虽然比我大很多,但是一直都很爱护我。

    我姐是军中的霸王花,我哥是医学院最受欢迎的男生,而我站在我的大学同学中,是个不起眼的豆芽菜。

    除了小学跳级之外,我初中和高中,包括大学都是正常升学的,没有再跳级。因此,我的同学都比我大四、五岁。还好大三的时候我个子窜了起来,不然站在同学之中,我还是有些身高上的不自信。

    “佑安,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你真的不准备读研究生了?听说,你把学校的报送名额都给推了。”

    寝室里年纪最大的寝室长洗了一盘子水果端进来,宿舍的书桌上摆了一桌子的卤菜、凉菜、花生米,当然旁边少不了有几瓶啤酒。

    六月是各大高校毕业的时节,他们508寝室的所有成员今天顺利完成了毕业答辩,不久之后就要各奔东西。

    陆佑安顺手从盘子里拿了一个香梨,“我又不喜欢念书,不读了。”

    寝室里年纪排第二的是个绰号名叫“眼镜”的男生,他考取了本校的数学专业硕博连读,未来很多年还要继续在这所学校学习。听了陆佑安的话,他的眼镜片闪过一道光。

    “拿了天文学、数学、经济学、计算机软件与编程四个学位证书的人说自己不喜欢念书,你们听听,别扭吗?”

    经过四年的磨合,他们早就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平时眼镜的话最少,今天喝了点酒,反而成了话唠。

    “佑安,有你在,我就从来没有拿过第一。”

    陆佑安摆了摆手,“二哥,你记错了,我们有一次考试并列第一。”

    老三最不爱学习,他灌了半瓶啤酒下肚,嗖地一下站了起来,“解脱,是肯承认这是个错;我不应该还不放手,你有自由走,我有自由好好过……嗝!”

    陆佑安手中的香梨啃了一半,奇怪地看向大哥和二哥,“三哥真的失恋了?他不是跟他女朋友亲梅竹马、两小无猜吗?”

    他的话刺激得老三把剩下的半瓶啤酒灌了下去,啪的一声,啤酒瓶放在桌上。

    “她想要留在北京,嫌我穷,没能力给她更好的未来。”

    陆佑安飞快啃掉剩下的半只香梨,他拿过一个杯子,给三哥倒了一杯啤酒,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三哥,端着!我们寝室四个人,谁不知道三哥你最有担当。来,这杯酒是弟弟敬你的!”

    寝室的老大和老二肯定地点了点头,老三的成绩虽然在寝室里是垫底的,但是在班上也是中等水平。他每天太忙了,忙着打工赚钱,不仅解决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还给家里寄钱回去。

    老三是他们村里唯二考上大学的学生,另外一个就是他的女朋友。他家里还有两个正在念书的弟弟,家庭负担不轻。然而,过去的四年里,他是寝室里最乐观、最有活力的人。

    喝到后来,四个人都喝醉了。

    “佑安,你毕业……毕业之后打算做什么?”老三搂着陆佑安的肩膀,他这会儿说话声音有点打结。

    陆佑安看了看左边的三哥,然后扶起右边的二哥,最后视线落在大哥的脸上。

    “我,我当然是要回家替我妈妈分担肩上的担子。她太辛苦了!”

    同学四年,寝室里的各位并不知道陆佑安家庭的具体情况。他们隐约听这位天才舍友说过他爸爸是当兵的,妈妈是打工的,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爷爷奶奶在老家生活。

    陆佑安从来不穿名牌,要不是刚入学的时候就配齐了手机和电脑,还真看不出来他家里挺有钱的。

    “我要赚钱,赚很多的钱!”三哥嘟囔道。

    “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争取留校任教!”这是二哥的宣言。

    “大哥,你呢?”陆佑安这会儿有些头晕,好想睡一觉。大约是酒劲上头,意识虽然清醒,但是身体不太受控制。

    大哥靠在座位上,仰头灌了一大口啤酒,“我准备去考公务员,这是我爸爸的要求。”

    “大哥,你不是……”

    很快就到了毕业离校的时候,陆佑安拉住三哥的手,塞了一份公司简介和招聘启示到他手中。

    “三哥,如果你信我,就全力以赴准备这个面试。以你的能力,通过面试完全没问题。”

    老三一眼就看到了凌云集团四个大字,他面上的表情有些迟疑,“我行吗?听说大家挤破头都想进入凌云集团。上次连本校的研究生面试都失败了。”

    原本打算回老家的他,在室友的鼓励下,决定在北京闯一闯。这里有更多的机会,也有他发奋的理由。

    陆佑安挑了挑眉毛,“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看着对面的三哥,陆佑安从来没有想过给他开后门。也不知道在复试的时候看到自己,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关于陆佑安毕业之后就去凌云集团接替江夏工作这件事,他和父亲陆少阳早在两个月之间就商量好了。但是,对于江夏来说,她刚刚才知道儿子有这样的想法。

    看着对面身高已经一米八的安安,江夏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

    “站着干什么?坐下来说话。”

    陆佑安悄悄地看了一眼江夏的表情,妈妈会同意吗?

    他选择到公司跟妈妈摊牌,也是希望自己的想法能够得到她的认可。这些年,妈妈的辛苦他看在眼里。就算爸爸两个月之前不找他商量这事儿,他也是这么打算的。

    从二十岁妈妈跟爸爸结婚起,她工作了整整二十年。

    “你先跟在我身边工作一段时间,我会让你全面接触到我每天的工作内容。一个星期之后,如果你还坚持你的想法。我可以把凌云集团交给你。”

    对面坐着的是十八岁的儿子,他的同龄人这会儿才刚刚高中毕业,而他已经要用自己还不宽阔的肩膀替自己分担了吗?

    此刻江夏的心情,是欣慰的,同时夹杂着一些感慨。

    接下来的日子,陆佑安知道了什么叫做压力。从一个学生过渡到一个集团公司的高层管理者,哪怕陆佑安智商极高,也不是段时间就能适应的。各个分子公司的报表和财务数据分析,市场的预测和规划,精益的进度,每一项工作都比最难的数学题还棘手。

    陆佑安白天跟在江夏身边学习,晚上还自己整理凌云集团的资料。

    细致地了解凌云集团,精确到工厂的布局、架构、产品的优势和劣势。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陆佑安越是了解,对妈妈的敬佩也就越多。

    管理的难度也激起了陆佑安心里那股不服输的劲头,他在周一的例会上,第一次作为江夏的特别助理,发表了自己对凌云集团第二季度经营总结的看法。

    “各位面前有一份我做的美嘉日化的经营状况分析,我们可以看到,近五年以来,美嘉日化的收入和利润都在缓慢的增长。你们是不是觉得已经到了美嘉发展的瓶颈了?”

    陆佑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打开投影仪。

    “你们再看看美嘉日化近几年在市场份额占比的分析,发现问题没有?我们的美嘉日化正在被别的日化企业赶超!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们以为的正常,不过是自我麻痹而已。”

    以美嘉为切入点,陆佑安几乎有针对性的指出了凌云集团内各个分子公司发展的问题。

    “我今天说这些,不是来打各位叔叔伯伯的脸。关起门来,我们都是一家人。凌云的发展,关乎到我们每一个人。可怕的不是市场竞争者,而是我们自己已经安于现状,甚至自我感觉良好。”

    陆佑安的话,点醒了一些人,但是也让一些人有了新的想法。

    成立十五周年以来,凌云集团早就不是原来那个上万人的企业,它已经发展成了中国民营企业的一个标杆。

    凌云集团早在十年前,就修建了属于自己的凌云大厦。所有凌云相关的机构和研究中心,全都搬到了一栋大楼之中。

    周一例会开了一上午,下午上班之前,二十楼的安全通道里,两个中层管理人员正在抽烟。

    “你说,太子爷才十八岁,真的要接替夏董的工作?”

    “今天的架势你没看出来吗?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已经烧起来了。”

    “太子爷说话可真不留情面,连比他辈分大很多的各分子公司总经理都被他说得面露愧色。人又不是机器,哪能一直都那么有干劲,总有松懈的时候。”

    “你说的我倒是赞成,现在的我跟十年前的我想法完全不一样啰。老李,走吧,以后少在公司里议论这些,被人听到不好。”

    十九楼的楼梯口,陆佑安静静地站在那里。他原本只是想上下楼梯活动活动,今天开了一上午的会,他有些头昏脑胀。没想到,居然听到了别人对他的议论。

    陆佑安有想过自己接手妈妈的工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来他年纪小,没有说服力;二来,一些老员工思想僵化,未必把他放在眼里;三来,变革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是的,陆佑安从两个月跟父亲达成共识以来,就一直在考虑对凌云集团进行变革。

    变,才是企业生存发展的王道,最怕的就是稳定!

    中午休息的间隙,也有人找到江夏,说起陆佑安今天在例会上的发言。最先找到江夏的是何海彦,身为公司元老,何海彦的贸易公司一直都是各个分子公司的翘楚。

    “安安真的很像你,夏夏。”

    江夏闻言挑了挑眉,“是吗?我说话也是这么不留情面,毫无顾忌?”

    笑着摇了摇头,何海彦自然从江夏的语气里听出了骄傲。

    “现在的凌云集团,就是需要这样犀利的态度。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而我们中的某些人,似乎一点意识都没有。”何海彦知道这一情况不是江夏的错,而是企业发展必然需要面对的。

    “安安跟我说,最迟暑假结束,他会把整个凌云集团全部都接手过去。然后,我就可以跟少阳一起到处旅游了。当时听到这话,我才真的意识到,安安长大了。”

    身为母亲,江夏的本能是给孩子提供更好的庇护。

    现在轮到孩子来反哺自己,江夏还不太习惯这种模式的切换。

    “我的意见是,让安安去每个分子公司熟悉一段时间,然后你才放手。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先给他权利。我已经开始期待安安来贸易公司的情形了。”

    毕业之后的半个月,陆佑安寝室的三哥周泽楷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凌云集团。

    他身边一同参加初试的有同校的优秀毕业生,还有来自其他高校,看起来信心满满的面试者。

    “我从上大学起就开始关注凌云集团了,你看我的手机,凌云的!”

    “那你知道凌云的董事长吗?”

    最开始说话的女孩有些激动,“当然知道,夏董今年居然四十岁,她看起来跟二十多岁一样,漂亮又能干,她是我心中的女神。”

    “说得跟你见过她本人似的!”

    “我当然见过,我闺蜜住在军区大院。有一次,我……”

    除了个别的女生小声嘀咕之外,等候面试的小会议室里,面试者们大多沉默不语。他们有的在整理自己的仪容,有的则是在背诵英文的自我介绍。

    周泽楷默默地翻开一本书,这么多人面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轮得到自己。

    初试并非一对一的面试,所有的面试者被分成三人一组,一起进入到面试的办公室。凌云一贯的原则是高效,因此面试的结果会当场宣布。结果只有两种,不合格和待定。

    待定的面试者需要进入到一对一的二轮面试,这轮面试的结果也是两种:不合格和进入复试。

    从凌云集团成立开始,参加面试的人不用为了面试跑好几趟,全都是一次性搞定。因此,这需要人力资源很好的安排面试的时间。

    “恭喜你周泽楷,顺利进入复试。”

    坐在会议室里准备接受复试的周泽楷背上已经被汗水打湿,今天的面试所有的人都是穿的正装,室内有空调,并不会很热。但是,竞争实在是太激烈了。

    到现在为止,周泽楷见了很多垂头丧气离开的同学。留下来进入到复试的,可能只有百分之十。

    在来凌云集团参加面试之前,周泽楷也参加过别的公司的面试。对比下来,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安安要把凌云集团推荐给自己。

    那就全力以赴吧,用真诚的态度,最真实的自己来迎接最后的复试。

    当周泽楷推开大门,进入到复试的办公室,他瞪大了眼睛。

    他们寝室年纪最小的陆佑安,那个笑起来脸上有酒窝的老幺,正坐在面试官的席位上。虽然旁边还有两个别的面试官,显然坐在正中间的他才是主考核官。

    周泽楷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然后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复试相比前面两轮面试要容易很多,周泽楷自我感觉表现应该还不错。

    跟前面两轮面试不同,复试的结果要等所有的面试者都面试完才会宣布。半个小时之后,一直负责他们面试流程的工作人员进来宣布了结果,周泽楷在面试成功的名单上。

    从凌云集团出来,周泽楷发现一辆车停在自己面前。

    车窗下降,露出陆佑安的脸。

    “三哥,上车!”

    一家私房菜馆内,陆佑安和周泽楷面对面的坐了下来。此时已经是下午一点,他们两人都饿坏了,也没顾得上说闲话,先填饱肚子再说。

    陆佑安最喜欢的还是李园厨师的手艺,因此他带周泽楷来吃饭的地方就是李园。

    两人把餐桌上的食物一扫而空之后,陆佑安亲自给周泽楷倒了一杯茶水,“三哥,我不是故意隐瞒你们。今天的面试我也绝对没有放水。”

    一个巴掌拍到自己的肩膀上,陆佑安听到了周泽楷的声音。

    “你小子,我可是你三哥,放放水怎么了?”

    听到这个调侃的声音,陆佑安知道他们的关系并不会因为他身份的变化而受到影响。

    两个月的时间,陆佑安顺利从江夏手中接过凌云集团。对他来说,管理集团公司就像是打怪游戏一样,每天都有不同的怪物出现,等着他去消灭。渐渐地,陆佑安体会到了其中的乐趣。

    他接手公司的第一步,就是把所有的新人都扔去学习精益管理。

    每个部门,每个分子公司,都有集团今年新招聘进来的新人。他们是陆佑安改革的一把利刃,无声地潜入。

    在这一年的年底,仅仅接手凌云集团小半年的陆佑安,用漂亮的经营业绩打脸了那些想要看笑话的人。他的好多想法才刚刚开始,具体成效要等明年这个时候才会展露出来。

    二十岁的时候,陆佑安培养了一支优秀的管理团队。

    有了相互牵制的人才管理制度,以及自动化办公系统,陆佑安就算是离开公司一、两个月,也不会对经营产生任何影响。

    不甘心被公司事务束缚的陆佑安做起了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他开始尝试别样的职业体验。

    比如现在,他到某大型超市做起了兼职的收银员,每天工作六个小时,每小时的报酬只有三块钱,再加上两块钱的饭补,一天可以拿到二十块钱。

    每天都能接触到很多不同面孔的人,陆佑安根据他们的表情、穿着、采购的东西,判断他们的性格、经济生活状况,探究人性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弱点。

    “范小米,早啊!你怎么又是早班!”陆佑安每次上早班的时候,都会见到这个名叫范小米的女生。

    范小米圆圆的眼睛看了过来,“早上好!我跟李姐换了班。”

    “小米,不是我说你,你就是太心软了。谁不知道早班六点就要上班,加上起床和赶过来的时间,五点多就得起床。小傻瓜,下次别人再找你换班,你直接拒绝好了。”

    说话的人是超市固定的收银员,是个爱说爱笑的老大姐。

    “哦,我知道了,谢谢姐!”范小米脸上的表情依旧呆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把别人的好心提醒放心上了。

    这是陆佑安体验生活的第五天,他打算再干两天就辞职。到时候用结算的工资请大伙儿吃个饭,然后再去找别的工作体验体验。

    来超市上班,陆佑安自然不能开车。交班是中午十二点,当时结帐的人多,他稍微耽搁了一下。等他换了衣服出来,已经十二点半了。陆佑安走到不远处的公交车站台等车,忽然听到背后一个女人大喊抢劫。

    陆佑安转身,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朝小偷冲了过去。

    这丫头!

    他担心范小米出事,平时他们之间的交流并不多,完全看不出来这个呆萌的女生居然心怀侠义之气。就她小胳膊小腿的,万一遇上一个恶徒,够她受的。

    得手的小偷见背后有人追他,专门往小巷子里跑。

    范小米速度很快,渐渐地拉近了她和小偷之间的距离。

    当陆佑安追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小偷跑到一个死胡同里,他从腰间拿出一把锋利的军刀弹开,眼神不善。

    “小心!”陆佑安距离他们大约二十米远,他担心范小米上去抢包。

    下一秒,陆佑安的下巴掉在了地上。他完全没看出范小米怎么动的,小偷手中的刀不翼而飞,而他也被范小米一脚踩在后背上。

    小偷被闻讯赶来的巡警带走,找回背包的女人再三对范小米和陆佑安表示感谢。

    然后,陆佑安听到了自己肚子咕噜噜的声音,他饿了。

    范小米圆圆的眼睛看过来,“我知道那里有好吃的,你要一起去吗?”

    大约一刻钟之后,两人在一个简陋的小店坐了下来,“老板,两碗牛肉面,一碗三两……”范小米回头看了陆佑安一眼,“你吃多少?”

    “我也来一碗三两的牛肉面。”

    两大碗牛肉面很快上桌,陆佑安本来就饿了,闻到香味之后他连忙拿起筷子递给范小米。

    “我们开动吧!”

    也不知道是他饿了,还是这家小店的牛肉面的确好吃,陆佑安差点连面汤都喝光了。

    结帐的时候,陆佑安抢着给了钱。他们从胡同里走出来,春日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在身上仿佛打开了皮肤的每一个毛孔。

    陆佑安转头,发现身边的范小米白得发光,她似乎心情很好,口中轻哼着歌曲。

    “你在唱什么?”

    被陆佑安这么一问,范小米露出了一丝害羞的表情,“我奶奶教我的山歌。”

    “你可以唱大声一点吗?”

    两人从胡同里走出来,绕着公园走了一圈。范小米的声音很好听,唱起山歌的时候带着南方女孩特有的娇软,陆佑安一直沉浸在歌声中,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看范小米的眼神越来越明亮。

    “好啦,我要回家了。”范小米看了一眼手表,垂眸的时候似乎在想着什么。

    陆佑安心中突然涌出一股连自己也诧异的不舍,“下次再遇到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你不能这么鲁莽。我知道你功夫不错,可是万一对方还有同伙怎么办?”

    范小米忽然抬起头来,她圆圆的眼睛眨了眨。

    “你说话跟我哥哥的口气好像!”

    陆佑安听到这话,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些雀跃,“走吧,我送你回家。小米,你今年多大了?”

    “十八岁。”

    “你不是应该正在上学吗?为什么到超市打工?”

    范小米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陆佑安,“我不想念书了,再见!”

    看着范小米跑开的背影,陆佑安后知后觉自己刚才似乎说错话了。

    接下来的时间,陆佑安再也没有在超市见过范小米,原本计划一个星期结束的兼职工作一直做了半个月。他向同事们打听范小米的事情,可是别人都只是知道她的姓名和年龄,连家庭住址都不知道。

    失联之后,陆佑安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张呆萌可爱的脸,已经映入自己的脑海。

    他开始经常光顾买牛肉面的小店,终于让他在一个下午,碰到了范小米。

    “老板,一碗三两牛肉面……”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陆佑安,范小米抿着嘴唇没有说话。她静静地看着陆佑安,然后眨了眨眼睛。

    原来,范小米的爸爸开了一家武馆。她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家里就剩下她、她哥哥,以及她的爸爸三个人。前段时间,范小米的爸爸生了很严重的病,她哥哥把武馆卖了给爸爸治病,他正在进行的大学学业也被迫中断了。

    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范小米悄悄地辍学四处打工。被她哥哥知道之后,狠狠地批评了她一顿,然后又给她送到学校去了。

    “你爸爸现在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以后再也不能教习武术了,他好像被抽走了灵魂。”

    范小米没想到陆佑安会在小店等自己,对她来说,这个长相好看的男孩只是跟她有过交集的人而已。她以为,他们不会再见面。

    二十岁的陆佑安第一次因为担心一个女孩子而睡不着觉,他从床上坐起来。

    范小米唱的山歌还在耳边萦绕,陆佑安心中做了一个决定,他想要陪在这个女孩身边,保护她,让她永远都能保持这份干净和纯粹。

    接下来,范家接连传来好消息,范爸爸面试上了凌云集团的保安,范哥哥也重新回到了学校。他们一家三口的日子虽然过得不富裕,但是好在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图书馆里,范小米把自己不会的题目圈出来,推到陆佑安面前。

    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陆佑安,他真的十八岁就大学毕业了?尽管已经看了陆佑安的毕业证书,范小米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这道题应该这么解……”

    陆佑安从一个月前就开始给范小米补习,她除了数学不好之外,其他功课的成绩都挺不错的。然而,数学她连及格都考不到。

    渐渐地,范小米的数学及格了,她甚至觉得自己说不定可以考一个很不错的成绩。

    毕竟,陆佑安把知识点跟她讲得透透的。

    高考这天,范小米走进考场之前四下看了一圈,他会来吗?

    范哥哥拍了拍妹妹的肩膀,“小米,你在看什么?爸爸今天要上班,不能来陪考。”

    “噢,我知道了。”她看的不是爸爸,而是陆佑安。

    她和陆佑安的来往范家人并不知道,范小米暂时也没有打算跟哥哥提陆佑安。

    走到校门口,范小米再次回头。这一次,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就站在哥哥的背后。范小米高兴地举起手挥了挥,陆佑安朝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高考成绩下来,范家人有点不敢相信这个范小米的成绩。

    尤其是范小米的数学,居然考了125分!要知道,范小米从小数学就不好,她哥哥亲自辅导过妹妹的数学,可是没有任何起色。

    接下来,范小米坦诚地告诉家人,她之所以考这么好,是因为有人帮她补习数学。

    有了这样一个前提,陆佑安第一次见范爸爸和范哥哥的时候,这两个男人对他的态度还算和善。

    因为范爸爸刚去凌云集团没多久,所以他并不知道陆佑安就是凌云集团的现任董事长。然而,范家哥哥一眼就看出了陆佑安的衣着和周身的气场,恐怕不是普通家庭的孩子。

    范家哥哥和陆佑安私聊了两个小时之后,陆佑安便成了范家人认可的范小米的朋友。

    进入大学之后,陆佑安送了范小米一个手机。

    他们每天都会通过电话和短信的方式联系,告诉对方自己今天的状态和心情。

    直到有一天,范小米告诉陆佑安自己要去参加一个寝室联谊会,陆佑安这才紧张起来。

    “你问问你同学,联谊可以带家属吗?”

    范小米收到短信之后,直接拿原话去问了寝室长。

    舍友们听到范小米的话,把她按在凳子上接受审问,“范小米同学,看不出来,你已经有男朋友了吗?老实交代,他是谁?哪个专业的,长得帅不帅?”

    “男朋友?”范小米看了一眼手机。

    “你不会不知道家属是什么意思吧?小呆瓜!”

    “嗯,我现在知道了。”

    大学联谊一般就是两个寝室聚在一起吃顿饭,饭桌上聊聊天,看对眼的人下来私聊,没看对眼的也等于是多认识几个朋友。所以,吃饭的地方一般都在学校对面的小饭馆。

    陆佑安今天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等他飞车赶到学校门口,已经迟到了五分钟。

    “对不起,小米,我迟到了。”一身西装从车上下来,陆佑安吸引了校门口百分之两百关注的目光。

    范小米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陆佑安,她的大眼睛呆呆地看着对面的男人。

    陆佑安牵起范小米的手,“你等我一下,我把外套脱了。”

    公司里有空调,车上也有,室外的温度穿一件衬衣就足够了。脱掉黑色的西装之后,只穿白色衬衣的陆佑安一下子没有了身上的锐利气息,他看起来跟学校大四的学长差不多。

    参加联谊的人一看陆佑安牵着范小米的手进来,立刻开始起哄。

    女生们惊诧于小呆瓜一般的范小米居然有一个这么帅的男朋友,而男生们则是关注到了陆佑安手上的手表,他虽然看起来跟大家差不多大,可是周身的气场明显不同于普通学生。

    席间,陆佑安一直照顾着小米,他三言两语就跟大家打成一片,被大家问及身份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自己现在已经毕业,刚工作不久。

    联谊结束之后,陆佑安送小米回宿舍楼。

    他还是第一次来范小米的学校,两人手拉着手,像别的情侣一样在路灯下漫步。

    “小米,你觉得我怎么样?”陆佑安停下脚步,转身看向身边的范小米。

    范小米微微仰头,直视陆佑安的眼睛。朦胧的路灯下,他的双眼就像是星星一样,亮晶晶。

    似乎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范小米轻轻地咬了咬嘴唇。

    陆佑安手上微微用力,拉着范小米靠近自己,他俯下身来,“我换一个问法,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两人的距离近到可以闻到彼此身上的气息,范小米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

    认识这么久,她从来没有觉得陆佑安像此刻这样,身上带着侵略的气息。

    “好!”

    跟随范小米声音一起落下的,还有陆佑安的吻。

章节目录

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扬笙落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扬笙落笔并收藏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