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免费小说

    chapter 69

    正赛五个小时, 还有颁奖和闭幕式,直播持续到凌晨。

    看完后南迦没有回家,去了林跃的工作室。

    焦灼得到缓解, 失眠多梦也似乎不治而愈,她抱着充满林跃气息的被子,沾枕即眠。

    时间在又深又沉的睡眠中流逝得毫无知觉,迷迷瞪瞪醒来时南迦的脑袋有种睡太久之后的迟钝感和恍惚感。

    迟钝和恍惚之中,发现自己被搂在熟悉的怀抱里, 南迦愈发懵。

    天是黑的, 屋里的光线昏暗,她沿着他的手臂和胸膛摸上他的脖子, 摸过他的喉结,再由他的下颌摸上他的嘴巴、鼻子、眼睛。

    不瞬, 她的手被捉住,林跃的嗓音带着刚睡醒的沉哑:“醒了?”

    南迦难以置信:“我去, 做梦嘛我?”

    林跃轻轻捏她的后颈:“嗯, 你在做梦。”

    南迦摸索夹在床头的小阅读灯, 打开。

    突如其来的光线令林跃的眼睛不适应地闭合。

    单人床狭窄,他躺在她的外面, 面朝她的方向侧着身体,紧挨床沿, 像随时可能掉下去。

    南迦连忙往里挪,后背贴墙,拉林跃再进来些。她的双眸因惊讶而微微圆瞪:“你不是应该在美国嘛?”

    林跃的一只手伸到她的后背,将她与墙面隔开, 也将她拢回他怀里。他的另一只手拿起手机点亮屏幕让她看上面显示的时间。

    南迦错愕。现在居然已经是次日凌晨一点多钟, 她睡了将近二十个小时?

    “可你也还是应该在美国。”她都记得魏观和骆征讨论过, 比赛结束后多呆的那两天要去哪儿转转。他们回程的机票订的也是后两天。

    林跃调暗阅读灯的亮度:“我先回来了。”

    南迦算一算时间,推测出他大概是比赛一结束就走人:“所以你才没出现在颁奖台和闭幕式上?”

    彼时他们团队只魏观和骆征上去了,观看直播的全部人还特别纳闷,高乐星在群里一直问林跃怎么不在,有人胡乱猜测林跃是不是比赛太久体力不支一下场就被抬走。

    林跃平直的唇角泛浅淡轻弧:“没在颁奖台见到我,让你失望了。”

    可他第一时间飞回来当面给她亲眼看给她亲手摸了啊。南迦也笑,笑着圈住他,亲亲他的嘴角:“恭喜你,男朋友,这是女友牌亲制奖牌。”

    虽然他们战队没有夺冠,但已经是历来清华在ACM的final上拿到的最好的一次成绩,刷新了从前的记录。高乐星他们兴奋得差点从窗户跳下楼。

    林跃加深的吻欺过来。

    南迦觉得他吻得较之以往更为热烈。

    她的脑袋不小心磕到床头,林跃湿热的舌从她的耳垂离开,抬起手掌帮她揉了揉。

    南迦下巴抵在他胸口,手指轻轻描摹他薄薄的嘴唇:“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林跃说:“迦妃刚来我就装了摄像头。”

    南迦猜也是如此,否则他以前放心单独留迦妃在工作室里?

    只是他回答前煞有介事瞥她一眼,使得他的答案听起来想故意对应春节那会儿她通过迦妃的摄像头发现他偷偷回来北京。

    南迦轻轻笑:“男朋友,教你一个浪漫小技巧:下次遇到类似的问题,你就回答,和我心有灵犀。”

    林跃疏淡的神色闻言染上一丝深沉,低垂眸半寸不离注视她,微微抿唇:“嗯。是心有灵犀。”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他落了地直接去她那里,林阿姨却告诉他,她没回家,而她的手机似乎没电,关机,根本联系不上。

    他打电话给高乐星,高乐星只说她凌晨看完比赛就离开了。实话说他那时生出过糟糕的联想,要去报警。鬼使神差间,他点开工作室里那个曾经因为迦妃而安装上的监控,终于在监控画面里发现她的踪迹。

    南迦并不知他内心起起落落的情绪,以为他现学现卖,她笑得欢乐。摸了摸他下眼睑处淡淡的青黑,她又亲他一口:“为了比赛几天没睡好觉了吧?女朋友牌抱枕现在就在怀里,你可以继续休息了。”

    林跃熄灭阅读灯:“林阿姨说你最近吃得很少。”

    “嗯,再一个礼拜就考试了。有点紧张。”南迦没隐瞒他,但弱化了自己焦虑的程度,“我已经调节过来了。现在有你在,我完全没事了。”

    林跃揉了揉她后脑勺的头发。

    明明睡了很久,明明她也毫无困意,可贴着他的胸口听着他稳健的心跳,南迦心情沉静地连连打呵欠,最后又和他一起睡过去。

    早晨天亮后林跃先去学校处理点事情,中午他回到工作室,南迦还趴在床上看书。

    她昨晚是临时来这里的,没带换洗衣服,所以现在穿的是他留在衣柜里的T恤和球裤。她蓬松的头发扎成丸子松松垮垮系于脑袋后,搭配她不说话时那股三分社会姐的酷酷的劲儿,好像谁现在如果打扰她,她立马能让对方尝到血的教训。

    林跃拎着学校食堂打包过来的她喜欢的菜品,摆到桌上,喊她起床吃。

    迎接他的并非血的教训,而是南迦懒洋洋勾着两条腿晃晃悠悠,拖腔带调说:“等三分钟,我把剩下两页翻完。”

    林跃方才留意到,她看的是《同桌,不可以上课睡觉》。眉尾一挑,他问:“你以前没看过里面的内容?”

    “看过啊。”南迦带几分调笑,“可都多久了。现在重温一遍。”

    当年她把书名误看成《同桌不可以》,以为是多么劲爆的恋爱小说。结果它的内容和书名风马牛不相及,介绍的是养猪的技巧。

    三分钟后,南迦一刻也不拖延,合起书从床上下来。满桌的菜瞧得她干瞪眼:“你买这么多?”

    林跃朝那本书扬扬下巴:“来回翻过太多遍,深得其中精髓。”

    南迦慢腾腾落座桌前,表示不服:“我怎么都该是像迦妃一样优雅的小猫咪,而不是小猪崽。”

    林跃站在她身后,低伏身单手撑在桌上,另一只手覆着她的手背抓着筷子往她碗里夹菜,冷酷无情道:“等你把少吃的几顿补回来,再当回猫。”

    午饭后,南迦再次试着做了几道题重新找手感。

    谢天谢地,她的注意力能够集中了。趁着势头正好,她一套卷子做下来。修订完正确答案,她根据自己以往正常的作息表,去眯了二十分钟的午觉,希望能把整个身体的状态稳定住。

    林跃翻开她书包里装着的之前她不在状态时的几张练习卷。

    习惯午觉结束冲个澡的南迦从他身后抱住他的肩膀。

    微潮的发丝旋于他脸颊,她的下巴抵靠他的头顶,玩笑道:“喏,我是学渣的证据被你发现了。林老师,马上就高考,考验你教学功力的时候到了,短短几天里,你得帮我把成绩一跃千里提升到考进清华的水平。”

    林跃嗅着她的香气,放下考卷,手心搭上她的手背,微微偏头,往后看她:“可以。”

    稀里糊涂的,南迦就这么被他带出门。

    目的地是雍和宫。

    他手里擎着香,恭恭敬敬地跪拜在文殊菩萨面前虔诚地磕头,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完成整套祈福流程。直至最后他把学业符交到她手里,南迦仍久久无法从呆愣中回神。

    林跃捏捏她的后颈:“收好。”

    南迦眨眨眼:“你……”

    林跃捉着她的腕子拉她到他的身前,避开了旁边走过的两个人的碰撞。

    雍和宫每日人流如梭,近来时逢重要考试,文殊菩萨这边汇聚的考生家长也多。他们来的这个时间倒赶巧地避开拥挤的高峰期。

    符既已求完,林跃牵着她往外走:“我什么?”

    南迦攥紧手心的符,戏谑:“你很熟练嘛。”

    林跃白她一眼:“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南迦很难装作听不懂他特指曾经他旁观她和黄卉、毛现三人叩拜佛祖。而且不久前她才被他当作猪投喂过。

    她装作不满:“你自己的学业以前都不寄托佛祖为你锦上添花,现在却给我求学业符,几个意思啊男朋友。”

    “意思是,我攒了二十年没有对佛祖使用的许愿机会,全部诚心用在这一次。”林跃喉结轻滚,缱绻地低低咬字,“佛祖告诉我,他相信你。”

    他们刚从佛殿里跨到佛殿外,斜照的一束阳光恰恰穿过两根柱子之间摇曳于他立体的眉宇上,仿佛神明显灵。

    南迦伸手轻轻触碰,动容的眸底漾缕缕流光。

    快到雍和宫清场的时间,对外不再售票,两人踱步在入口处漫长的甬道,放眼望去能见到的人比他们进来时的要少许多,道路显得特别宽敞。

    初夏,两侧的银杏树是满目盎然鲜嫩的绿意,映衬厚重的朱红色寺庙院墙。西坠的太阳为本就恢宏的殿宇加持金碧辉煌的光晕,温暖又盛大。

    南迦挽着林跃的手臂,步伐不疾不徐,欣赏天边的乌金和折射在琉璃瓦的晚霞。

    迎着绮丽的霞彩,她不由惬意地微微眯起眼:“很久没见到这么漂亮的日落黄昏啊。”

    “嗯。”林跃的淡淡笑意浮于她头顶,如同融入这落日余晖般柔软。

    显而易见,他知道她指的是哪一次。

    南迦摸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选用其中的一张,照旧在微信小号里发一条朋友圈。

    【我喜欢的少年,是天边透亮清冷的星,也是落日弥漫温柔的橘】

    不过一秒,她便收到一个点赞。

    南迦转眸,撞进林跃承载着星芒与余晖的目光里。

    -正文完结-

    作者有话说:

    [注1]:ACM竞赛即ICPC,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

    [注2]:有一首曲叫《你是落日弥漫的橘,天边透亮的星》,很好听噢,南迦这条朋友圈改自这句曲名。

    撒花,正文内容到此结束,明天开启番外~

    —本章发布24小时内超过25字的两分有效评论将掉落红包

章节目录

南方有嘉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梵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梵瑟并收藏南方有嘉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