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免费小说

    “你的预产期在明年一月初, 我的婚礼在明年四月18号, 这么一算…你差不多有三个月的恢复期, 应该赶得上给我当伴娘。”

    话音刚落,上官雯在沙发上翻了个身,看着正在掰手指数数的闺蜜, 诧异道:“什么玩意儿?我还要给你当伴娘?”

    苏兮皱着眉一脸无辜的看过来,“我当初给你当伴娘了, 你为什么不可以给我当伴娘?”

    “……”

    对上她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睛, 上官雯一时语噎, 半晌恼火的挥了挥手,找了个看似很靠谱的理由来搪塞她, “伴娘都是未婚人士的工作,我娃都有了,怎么能给你当伴娘,你再找别人吧。”

    “不找!”苏兮拒绝的很干脆, 理直气壮的扬声,“谁说只有未婚人士才能当伴娘?我的婚礼我做主!”

    “产后三个月,我的身材都没恢复过来,我不去!你再找别人, 要是找不到, 我给你推荐……”

    “我不要别人当我的伴娘,这次必须你和易砚卿上, 不然你们俩不长记性,老是把我和易淮当牲口使唤……”

    二人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 正在不远处打游戏的两个男人听着背后的动静,默契的腾出一只手。

    石头、剪刀、布!

    一番无声的厮杀后,向来点背的易淮又输了,易砚卿得意的指了指身后那俩快打起来的女人,易淮抿着嘴角生无可恋的放下手柄站起来。

    “兮兮,时间不早了,咱们该回去了,明天还要上班。”

    话音未落,一群人齐刷刷的看向旁边的落地窗,心想,太阳刚走过最高点,怎么就时间不早了?

    “不、不是才中午吗?回去…哎呀……”

    苏兮张张嘴想说什么,却被易淮拽了起来,她慌慌忙忙的穿上拖鞋跟着他往门口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给剩下两个同样懵逼的人挥手说再见。

    “你们继续玩,我们先回去了。伴娘服我会找人定做的,十一我和易淮要回去拍婚纱照,不在家……”

    由于易淮走得太快,苏兮想说的话还没说完,人已经站在门外了,她好奇的看着易淮,不解的问:“你干嘛?和易砚卿吵架了?还是打游戏又输了?”

    易淮偏头白了她一眼,拧着眉自言自语,“妈的,每次猜拳都输给他,这是什么鸟运气。”

    闻言,苏兮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见易淮瞪过来,她急忙把嘴角的笑容压下去,左手握拳放到唇畔清清嗓子,一本正经的对他说:“那是因为…你有我啊,老天是公平的,不可能什么都给你,你也要学会知足,晓得不?”

    看着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人,易淮动了动薄唇,嫌弃的吐出三个字,“神经病!”

    说完,他低头看着手表,强压着心中的笑意,故作高冷的说:“时间还早,看电影去。”

    “???”苏兮歪头看着装逼过头的人,心想,刚才你不是说时间不早了吗?

    易淮没给她那么多笑话自己的机会,拉着苏兮走进电梯,找话题转移她的注意力。

    “你想去哪家电影院?最近环球出了个新的动画片,网上的评论不错……”

    看在电影的份上,苏兮假装不记得刚才的事,认真的和他讨论起来。

    今年又赶上中秋十一双节同庆,苏兮和易淮回Q市拍婚纱照,没什么经验的他们,提前在网上把所有看得顺眼的主题都选了一个遍,现代、古代、东方、西方、浪漫、搞笑……几天下来,没把摄影团队累死,倒是把他们俩累得够呛,要不是妈妈在背后拿着鞭子虎视眈眈,苏兮一度想放弃剩下的拍摄计划。

    “你们不许偷懒啊,钱都交了怎么能不去呢?现在辛苦一两天,将来你们年纪大了,捧着照片回忆的时候,会感激今天坚持的自己。”

    听完苏太太的鸡汤,苏兮翻着白眼走进卫生间,刷牙的时候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前忽然灵光一闪,她吐掉满嘴的泡沫跑出去,大喊道:

    “妈,我高中的校服还在吗?”

    “???”苏太太扯着嘴角,一头雾水的看着毛毛躁躁的闺女,“什么东西?校服?你都毕业十年了……”

    “别说这些没用的,我的校服,还在吗?”

    在女儿的催问下,苏太太开始皱着眉头回忆,“我也不确定,你去卧室翻一翻,卧室没有就去地下室看看,如果地下室也没有,那就是被人扔掉了。”

    话音刚落,苏兮一溜烟跑回卧室翻东西,她把卧室翻了个底朝天,什么都没找到,又换了衣服跑去地下室,皇天不负有心人,竟然还真让她找到了。

    “你拿这个做什么,一股霉味儿,我隔这么远都能闻到。”

    苏太太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往后退,苏兮却像捡到宝似的抱着衣服往卫生间走。

    把陈旧的校服扔进洗衣机后,苏兮倚着工作的洗衣机给易淮打电话,“你在家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你当年的校服,就是五中的。”

    “什么?”

    已经准备出发去拍照片的易淮,听到这个奇怪的要求,皱着眉头退回家中找衣服,他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自己的旧校服。

    “没有,我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了,真没有,可能是被人扔了。你要校服做什么?”

    “这个你别管,抓紧时间找一套。”

    易淮皱了皱眉,“我能去五中买一套吗?”

    “做梦!五中的校服已经换了好几次了,你上哪儿买一套当年的校服。你抓紧时间问问边羽他们,无论如何也要借一套。”

    三天后,站在五中校门口的易淮,总算弄明白自家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媳妇儿到底要做什么。

    “你…不会是要穿着校服来拍一组照片吧?”

    身着校服的苏兮笑着打了个响指,“没错!学校这边已经打好招呼了,咱们快进去。”

    十年过去,学校的变化显而易见,他们寻觅整个校园,勉强找到了一些记忆中的东西。

    几个月后,苏兮收到妈妈寄来的相册,整整五大本,她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照片全部看完,虽然每一张都很精美,最让她满意的还是穿着校服拍的照片,她甚至找出过去的合照对比,发现他们俩确实是老了一些,或者说…成熟了。

    婚礼前,苏兮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绝大多数都被苏太太的鸡毛掸子吓回去了,就连‘只有一个伴娘政策’也无法如约进行,她只好厚着脸皮给老同学打电话,凑出了四个人的伴娘团。

    婚礼当天,苏兮穿着蓬松的白色婚纱,头戴五彩缤纷的花环坐在秋千上,通过滑轮和吊索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上方。

    虽然策划部门再三保证不会有安全隐婚,但是站在拱门下方的易淮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完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欣赏她现在仙气飘飘的样子。

    滑轮把缠绕着鲜花和藤蔓的秋千从门口的方向送过来,吊索载着秋千缓缓向下,坐在秋千上的苏兮像童话故事里的公主一样带着熠熠生辉的皇冠坐在上面。

    配随着熟悉的钢琴曲,苏兮缓缓降落在易淮面前,待秋千停稳,他将手中的捧花交给她,弯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转而单膝跪在地上,取出事先准备好的高跟鞋给她穿上。

    苏兮穿好鞋子,双脚在地上轻轻踩了踩,笑着把手递给易淮,在他的帮助下站起来。由于易淮拽的太用力,重心不太稳的苏兮整个人扑进他怀里。

    她抬头羞答答的看着易淮,小声问道:“我今天漂亮吗?”

    “特别漂亮。”

    说罢,他勾起苏兮的下巴,低头吻了下去。

    司仪看着这对不按照流程走的新人,急的差点飞奔过来。

    等等,还没到这一步呢,你们太快了!

    在场的各位,除了司仪,貌似也没人记得婚礼原本的流程是什么,完全被苏兮和易淮带着走。

    婚礼进行完,苏兮带着伴娘和几个旧友到外面的草地拍照,大家童心未泯的玩了一把老鹰捉小鸡。

    “易淮,如果你把她们都抓住了,我就跟你走。”

    看着光脚站在草地上的女人,易淮一脸无奈的摇头,解开扣子把外套扔给身边的好兄弟,松了松领带说:“给你们一点准备时间,一会儿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一听这话,几个伴娘想拔腿就跑,苏兮见军心涣散,大喝一声:“都给我稳住了,活到最后的有奖励。”

    看在奖励…不对,是友谊的面子上,大家觉得可以再坚持一下。

    即使这样,苏兮身后的‘小鸡们’也没撑到五分钟,一个个先后‘game over’,易淮一把扛起不听话的新娘子,大摇大摆的往里走,把围观的众人都给逗笑了,甚至笑到摔倒的人。

    晚上,宾客散去,苏兮躺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易淮送完最后一批客人,路过沙发边,顺手把她捞起来,抱在怀里往浴室走。

    “**一刻值千金,你怎么能一个人睡?”

    闻言,苏兮抬手揉了揉鼻子,“我太累了嘛,眼睛都睁不开了。”

    从起床到现在,十几个小时,她一直没有合眼,整个人都困得不行。

    易淮打开水阀,把昏昏欲睡的人放进浴缸,自己也跟着走进去。

    “再困也要把该做的事做完,今晚可是咱们俩的洞房花烛夜。”

    苏兮:“????”

    过了一会儿,卫生间里响起一些少儿不宜的声音。

    “等等,你没戴套是不是?你为什么……”

    “百善孝为先,爸妈都等着当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咱们做晚辈的必须早点满足他们的心愿,从今天起,不戴了。”

    作者有话要说:

    婚礼进行时:

    苏兮内心OS:老公,你快抬头看,你的小仙女来啦……易淮内心OS:艹,这玩意儿到底安不安全啊,他妈的那么高,我媳妇要是摔下来了怎么办……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椅子的依靠 4瓶;101920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目录

小可爱今天掉马了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一碗麻辣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碗麻辣烫并收藏小可爱今天掉马了吗。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