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免费小说

    1.

    陈封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与王子重逢。

    或许是因为王子向神迹花许的愿望,或许是因为他画出了自己和王子的重逢,又或许,是因为王子将自己的生命平分给了他。

    但对现在的陈封而言,事情的原因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重要的是现在。

    2.

    即使湖溟界的所有人都已经忘记了陈封,但陈封依旧保留了光明神的能力。

    只是他的能力单单对王子失了效。

    但王子却对此表示很满意。

    这代表他可以咬陈封了,咬哪里都可以,咬出血也无所谓。

    王子兴奋地亮出了尖牙。

    ——结果犹豫不决了半晌,最后还是轻轻咬在了陈封的嘴唇上。

    ……算了,下次陈封欺负他的时候,他再咬个痛快。

    3.

    左岸对王子殿下身边出现的男人颇有意见。

    喂,那是我们尊贵无比的王子殿下,你怎么能触碰殿下的身体,揉乱殿下的头发,你还……还和殿下睡……睡同一个房间?!

    简直是大胆妄为目无尊法!

    陈封很快便察觉到了左岸的敌意。

    但除了这位侍卫显而易见的敌意,还有其他事情更让陈封感到好奇。

    陈封凑到王子耳边,小声问他:“左岸为什么要在脸上戴半张面具?”

    王子愣了一下,好像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他放下手中的话本,转过头悄悄看了一眼左岸,然后凑到陈封耳边,压低声音说:“我也不知道,他这样,不都是你画出来的吗?”

    陈封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满脸纠结:“我忘了我当时为什么要给他的脸上画半张面具……你和他相处这么久,有没有听说过什么?会不是他的脸受伤了?”

    王子:“好像没有受伤……”

    王子的目光逐渐转移到自己手中的话本上,新章的题目是《被揭开面纱的绝色佳人》。

    王子:“!”

    王子缓缓合上手中的画本,转过身子,抬头看向左岸,一脸期待:“左岸,把面具摘了吧。”

    左岸身子僵了一瞬,但还是遵循了殿下的命令。

    他低下头,缓缓解开脸上的面具。

    剑眉星目,鼻梁挺直,轮廓锐利,十分英俊。

    只是,常年掩在面具下的那半张脸,从未见过阳光,是一片毫无血色的苍白,而另半张脸则久经风吹日晒,坚毅黝黑。

    ——乍一看,右脸黑,左脸白,像是巧克力撞牛奶。

    陈封:“……”

    要不要这么人间真实,话本里可不是这么说的。

    王子已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歪倒在陈封怀里。

    王子笑得话都说不连贯:“你……你脸上又……又没有疤,为什么要戴面具还被晒成了这样……”

    “殿下,我也不知道。”

    自从他有意识想要揭下面具的时候,他脸上的色差就已经不允许他轻描淡写地揭下面具了。

    左岸看着笑得歪三倒四的王子,把怒火转移到陈封身上。

    都怪他。

    要不是陈封,殿下才不会笑话他的脸。

    左岸不知道,他看似毫无道理的迁怒,其实十分有道理地找到了罪魁祸首。

    左岸静静地磨了磨牙,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殿下,长老们正在大殿商议您与黎清公主的婚事,您要不要去看一看?”

    王子的笑声戛然而止。

    陈封眯起眼:“婚事?”

    4.

    没有黎清公主,也没有婚事。

    这一切都是长老们和国王的妄想。

    国王已经干了很多年了,虽然他还能干得动,但不代表他还有干劲儿。

    国王现在唯一的梦想就是带着老婆环游湖溟界,把王位和闺女全丢给自己的大儿子。

    但是继承王位需要成婚。

    成婚需要对象。

    所以国王便联合长老们搜遍整个湖溟界,找出若干个公主,想让王子在其中挑出最心仪的一个,赶紧成婚。

    但他们不知道,从王子被某人创造出来的那一刻开始。

    就已经被某人预订了。

    5.

    王子舌战群儒,从认真分析,积极反抗,到蛮不讲理,放下狠话都没阻止众人想让他赶紧成婚的一颗心。

    最后还是陈封走了出来。

    他当着国王王后各位长老的面,缓缓从背后抱住了王子的腰,说:“湖溟界的王族只规定继承王位需要成婚,但从没规定过伴侣的性别吧。”

    整个大厅一片安静。

    陈封偏过头看向王子,笑了笑:“我可以吗?”

    众人:……

    这人谁呀!

    但他们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刚刚那位说着誓死不婚的王子殿下悄悄红了耳朵,小声说:“可以。”

    国王:Σ(°△°|||)︴

    于是,湖溟界迎来了历史上首位男王妃。

    哦,对了,为了感谢左岸在这场婚事中所起到的不可或缺的作用,陈封均匀了他的肤色。

    从此,王子殿下的左膀右臂终于对某人少了一点敌意。

    6.

    殿下大婚的消息一传来。

    城堡就被塞满了各种奇奇怪怪的贺礼。

    三年前湖溟界的王室与巫魔族签订了和解条约,这次王子大婚,巫魔族自然也送了价值不菲的贺礼。

    其中最特别的是两盒药丸。

    听说大的那一盒,能让人体型变大,小的那一盒则会让人被强制性地变为魔物原形。

    盒子旁边放着的说明书上着重强调,本药绝无副作用。

    王子看着这两盒药丸,陷入了沉思。

    左边这盒,药盒大但是药丸小,右边这盒药盒小但药丸大,那么哪一盒才算是大的,哪一盒才能让人体型变大呢?

    唯有实践才能检验真理。

    但不一定需要本人实践。

    王子拿了一颗小药丸,准备找个勇者试一试。

    但他刚把小药丸捏的手心里,这小药丸竟然就化在了皮肤里,消失得无踪无影。

    王子这才看见的说明书上还写着一排小字:可溶于皮肤,不可用手碰摸。

    下一秒。

    王子就发现自己被迫变成了原形。

    王子:……

    熟悉的脚步声从门廊外响了起来:是陈封回来了。

    王子心中一紧。

    他这才想起陈封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原形。

    而他好巧不巧向陈封吹过牛,说自己的原型特恐怖特吓人。

    陈封要是推门进来,看见他这样……

    不行不行,太丢人了。

    王子卯足了劲使用变形术,却发现自己不能施展出任何力量,别说变回人形了,他就算把自己的魔物形状稍微变一变都做不到。

    王子一咬牙,飞起来,小爪子捏起桌上另一个盒子里的大药丸。

    7.

    陈封一推开门就惊呆了。

    屋里的小王子已经变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圆滚滚软乎乎,身高两米的大魔物。

    这魔物每一个绒毛都洁白无瑕,背上挂着一双黑色的小翅膀,和圆球一样的小尾巴。

    魔物缓缓转过身子,一双漂亮的红宝石眼睛像是浸在了水里,有一些些委屈。

    陈封一步一步地走上去,然后张开双臂扑在了魔物的怀里。

    怎么,能,这么,舒服!

    由于体型变大,王子的每一根的绒毛也都变长了数倍,陈封扑过去的那一瞬间,几乎是扑在了棉花里,不,要比棉花更柔软,更温暖,更舒服。

    陈封大半个身子都陷进在了王子的绒毛里,他浑身都轻飘飘,软绵绵,每个绒毛划过他的皮肤,滑过他的耳畔,都柔软而又舒适,像是荡在了云层里,又被细软的云被牢牢地包裹。

    何其舒坦!

    “阿夜,你怎么变得这么大了?”陈封舒服的叹了一口气,把头在王子的绒毛里蹭了蹭。

    王子:“……”

    王子悲伤地发现,体型变大并不能让他的体型多出一分一毫的威慑力。

    幸好,吃了这个药丸的他依旧能够说话。

    于是王子特别冷酷地说:“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陈封偏过头看了一眼,桌上那两盒分别少了一盒药丸的盒子,然后又拿起旁边的说明书从头到尾看了两遍。

    放下心来。

    陈封拉着王子扑到床上,牢牢地抱住他。

    “没事儿,没有副作用,而且只要等七天七夜就会自动恢复了。”

    王子震惊:“七天七夜?!”

    陈封开心地笑了起来:“嗯,七天七夜。”

    陈封伸手揉了揉王子的绒毛,幸福的笑容都要咧到耳后根:“阿夜,你信不信我能抱着你睡七天。”

    王子:……你到底是喜欢我的人,还是喜欢我的毛?

    8.

    陈封趴在王子的身上,揉着他的绒毛的时,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想当初,为了更好地“勾引”到小王子和他玩儿,他特地在身上加了“让湖溟界中的魔物天生喜欢亲近的气息”的设定,可现在王子已经不受他的任何庇佑,即使变成了原形,也不再会觉得他的气息好闻,不再觉得他的气息治愈,不再天然地被他吸引。

    陈封戳了戳王子,整只手都快陷进了绒毛里。

    王子掀起眼皮看他:“怎么了?”

    陈封问:“你现在是不是再也不觉得我身上的味道好闻了?”

    王子抽了抽鼻子,吸了吸,然后说:“好闻啊。”

    陈封叹了一口气,把整张脸都埋在王子的雪白色的绒毛里,闷闷地说:“你是不是在安慰我?”

    王子认真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说:“不是,我真的觉得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抱着你就像是抱着阳光,很温暖,想永远和你待在一起……嗯,这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慢了下来,所有的烦恼都不翼而飞了。”

    王子停顿了一下,用两只毛茸茸的爪子捧起陈封的手,说:“我想了想,如果原来我觉得你身上的味道好闻,是因为你是光明神,可我现在觉得你身上的味道好闻,仅仅是因为你是陈封,而我喜欢你。”

    饶是陈封向来都觉得自己的脸皮比城墙还厚,此刻竟然也觉得脸颊轻轻烫了起来。

    他抬起头凑过去,在小王子嘴巴上亲了亲。

    王子震惊地睁圆了眼睛,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一爪子拍飞了他:“陈封你变态啊!我现在长这样,你都想伸舌头?!”

    陈封:“……”

    9.

    往后几天,城堡里的所有魔物都发现。

    他们叫王子和陈封吃早饭,陈封在抱着王子睡。

    他们叫王子和陈封吃午饭,陈封在给王子顺毛。

    他们叫王子和陈封吃晚饭,陈封在靠着王子拿着话本给王子讲故事。

    他们的王子殿下因误用了药物,变成了魔物,而他们的准王妃,则变成了毛绒绒的王子殿下身上的挂件。

    王子在陈封最后一次贼心不死的摸他的尾巴的时候,一爪子拍开了他的手,第二次发出了自己的究极困惑:你到底是喜欢我的人,还是喜欢我的毛?

    当然。

    这个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

    毕竟,当第八天晚上,王子终于恢复人形的时候。

    ——陈某人表现得比谁都兴奋。

    10.

    陈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克服了恐高。

    他使用光明神的能力,把自己的身体变得轻盈,让王子也可以拉着他的手在天空上飞。

    夜晚的时候,他们飞得很高,让他们几乎能够触碰到星星。

    王子紧紧握住陈封的手,说:“陈封,你知道落地星和小树精也没有分开吗?”

    “是吗?”

    王子点了点头:“我第二次去找小神仙的时候,小神仙说的。小树精许愿,让落地星回到了天上,但落地星许愿,让小树精可以长得很高,高得可以探到天空。”

    “童话的结局永远不会是分离。”王子转头看向陈封,笑了笑,“所以,我等你的时候,其实一直知道,你终究有一天会出现。”

    天上的星星轻轻地闪,云雾如烟飘过身畔。

    落地星和小树精在天空中相遇。

    而陈封和他的王子在湖溟界重逢。

    他们已经注定了会幸福。

    从童话诞生的那一刻起。

    11.

    等等,王子四分之一的寿命是多少来着?

    王子和陈封面面相觑。

    王子:“你画的,你应该知道啊。”

    陈封茫然:“我画你的时候,满脑子都想着你会怎样开心地活,哪里想过你会活到什么时候死?”

    王子沉默。

    看来他们要在一起活很久,很久,很久。

    --番外完--

章节目录

涂鸦王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红口白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口白牙并收藏涂鸦王子。

顶部